RW通行人

【清河】魚系列之二:鱈魚香絲(下-1)

  ※因為最近沉迷於一年生很難定下心一口氣打幾千字的清河,為求自我砥礪、並且如果要等我全部寫完大概還要再一個月,所以改用短更方式來更鱈魚香絲

  ※想一口氣看完的朋友們可以等發完再一起看

  ※片段滅文法


    【魚系列之鱈魚香絲(下-1)】


 

  最後事情被搞得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是沒鬧到老師教官人盡皆知,倒是有種校園新興地下勢力對決的感覺。部分路過的同學呼朋引伴圍到現場來,只看到女孩們哭哭啼啼,儼然是程清在欺負她們的樣子,程清倒是一臉毫無表情,擺弄著手機旁若無人。

 

  豐河和夢夢在一旁站著,完全已經不是眾人的目光焦點。夢夢拉拉豐河的衣袖,扁嘴說她想走了晚上有卡通想看。

 

  應該可以偷溜吧?覺得格格不入想跑之餘豐河還是有點擔心程清的。程清已經收起了手機,被眾人圍了兩圈指指點點卻還是半靠在牆邊一臉氣定神閒。看他這樣似乎也不用太過擔心?

 

  夢夢還在拉他的袖口,豐河又看了程清一眼。越過人群他們被隔了開來,人群的目光中心是程清,他和夢夢倒是站在眾人的背後,似乎隨時離開都不會有人發現。

 

  雖然還搞不清楚狀況,但顯然程清是來幫他和夢夢解圍的,就這樣默不吭聲走掉也太不夠意思了。豐河想了幾秒,最後他還是發了個訊息給程清。

 

  隔著人群的程清再次掏出手機,而後抬起頭將視線掃過那圈圍住他和女孩們的路人,找到人群縫隙中的豐河之後輕輕點了點頭。

 

    ※

 

  ──那這次換你請我吃冰

 

    ※

 

  跟夢夢道別之後,豐河一個人來到之前被程清帶來的冰店,點了單之後坐在店裡一角看著手機發呆。

 

  程清沒有回覆日期與時間給他,他其實只是下意識地來到這個地方,不知不覺的,就像程清之於他。

 

  從一開始就莫名其妙的,現在讓他回想自己是怎麼跟程清打上交道的,他可能都要想一下才能回答的出來。一開始明明就很單純,只是想讓他遏止他與夢夢的流言而已。

 

  通訊軟體的頁面滑到最前面,他本來就不是多話的人,短短幾個月、與程清的對話視窗已經是所有聯絡人中最長的。豐河慢慢的看著,程清一開始的訊息讓當時的他覺得自來熟得簡直可以稱得上是侵門踏戶,但讓現在的他來說,字裡行間卻有種怯生生試探的味道。然後漸漸的程清的態度趨緩更顯自然了起來,自己的回應也越來越多,甚至從回覆時間上都可以看得出來雙方就像約好了似的總是迅速回應彼此。身在其中時毫無所覺,綜觀全局才發現那些一點點微小的改變早已匯聚成顯著的不同。

 

  這幾個月他一直覺得日子過得很快、但每一天又充滿了各種新鮮事顯得無比充實漫長,增添了許多鬧騰與明快的色彩。毫無意義的廢話、插科打諢的日常,明明是毫無重點的閒聊,但總是充斥預習複習抄筆記、被老師抓公差等等平淡而一板一眼的,屬於他的校園生活,居然就這樣繽紛了起來。

 

  居然讓他這樣總是置身事外的邊緣人,也嚐了一把盛怒的滋味。

 

  豐河咬咬下唇,按開手機中的相簿,最新的一張是他保險起見拍下的「挑戰書」內容。當面的時候是很剽悍,但這字裡行間倒是婉約。明著說著只是要談談,暗著卻是百般暗示她們不是主事人,一切都是為了人太好卻沒辦法主動避嫌的「某人」出頭。

 

  …也許是說者無意、聽者有心?豐河搖搖頭,否決了一瞬之間劃過腦海的可能性。就算不是存心,大概也是下意識的誤導吧。

 

  程清的眼神清洌,不要說指使她們來找麻煩了,甚至完全不像是認識那幾個女孩子的樣子。豐河是反應慢,但他可不傻。現下反芻那時程清與女孩們的對峙,幾句往來他就覺得自己的臉腫得厲害。

 

  那個因為以為被程清背叛而充滿憤怒情緒的自己。

 

  …背叛?

 

  豐河皺起眉,覺得隱隱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違和感。是背叛嗎?

 

  出賣、放棄、背離,所謂的背叛,先決的條件──「你真的在這裡喔?」

 

  耳邊傳來偏高而略顯軟儂的嗓音,豐河抬起頭,來人一臉裝出來的不耐,一邊還碎碎念著諸如我傳那麼多訊息了你也不回一下的我們又沒約時間如果我回家了你要怎麼辦啦你真的很奇怪耶什麼事情都悶著不跟我講然後在沉默中爆發我超驚嚇耶對心臟很不好巴拉巴拉巴拉毫無邏輯亂七八糟,豐河不合時宜的笑了起來。

 

  「笑什麼啦!」

 

  那個人臉紅到脖子,也不知道是窘的還是氣的,左看右看就是不看他,豐河硬生生在他身上看出了孩子似求關注的味道。

 

  他站起身拉過程清的手,讓他在自己眼前的位置坐定。

 

  「程清,謝謝。」豐河眼神真摯而直接,非常認真:「抱歉。」

 

  倒是程清像是不習慣這樣直接的目光,更是窘迫的撇開了臉,原來長篇大論的底氣瞬間消了下去,垂著腦袋煞是委屈。他的聲音漸漸小了下去,卻還是不服的噘著嘴:「有什麼好道歉的,反正你都不跟我講…」

 

  「那個也抱歉。」

 

  總是單方面接收著程清的一切,卻從來沒有想過要打開自己的世界是他的不對。也許這就是會造成這一切亂七八糟的原因吧。豐河摸摸自己的手機螢幕,覺得要交朋友果然還是要從坦承開始。

 

  雖然他原本並不是要交朋友。程清還是一臉彆扭的樣子,豐河覺得有點想笑,又感覺有點酸酸的。

 

  「老闆,剛剛點的冰麻煩可以上了!」

 

  突然抬高的音量讓坐在對面的程清詫異地看向他,豐河將手機收起,身體坐正,儼然有種小組討論司儀的氣勢,這是程清所知豐河最正經的狀態。

 

  確實,認識程清的「最初」,他並不是想要交朋友。但那不是現在。


    【TBC】




评论(2)

热度(26)

  1. 多给自己一些拥抱RW通行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