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通行人

【清河】魚系列之二:鱈魚香絲(中)

    【魚系列之鱈魚香絲(中)】


  「你不就是要我離她遠一點嗎?」


  程清微微笑得雲淡風輕,卻讓豐河一瞬間有點摸不著頭緒。他本來只是想請程清幫忙跟周苡涵解釋一下誤會,但仔細想想發現也對,如果程清可以離夢夢遠一點的話,那夢夢跟程清之間的流言也會不攻自破。


  於是他點點頭,看見程清的微笑隱約帶上了一點寂寞。


  是眼花吧?


  「好啊,我答應你。」


    ※


  「你可不可以不要來三班啊?」「欸!我都幫你了耶!你好意思拒絕我!你還欠我兩個願望喔!」


  程清的第一個要求很奇妙,他讓豐河跟他交換了手機號碼和通訊軟體的帳號,開始每天有一句沒一句的練著垃圾話。這對豐河來說是沒什麼,而且看程清把他的對話視窗當成留言板用有時候還滿好笑的,有種窺探到了校園明星的幕後花絮的感覺。程清還有意無意的傳了好幾張偷拍周苡涵的照片過來,也不知道是想放閃還是幹嘛。總的來說,撇除了最開始的印象,程清是個很妙的人。豐河覺得自己好像有點理解為什麼他身邊總會圍繞這這麼多人的原因了。領袖氣質不是說想要就可以有的,程清大概天生就有一種吸引眾人目光的魅力吧?所以不管他說出什麼任性要求,都會讓人不由自主覺得應該要順著他。


  ──但群眾魅力是一回事啦,到底誰拜託你過來了啊!你不是要離夢夢遠一點嗎?!豐河把課本收起來,佯怒的瞪向嘻皮笑臉的程清。夢夢從漫畫中抬起頭,一臉迷茫:「阿河,你朋友啊?」


  豐河差點摔下椅子,忍不住就伸手去戳夢夢的腦袋,夢夢唉呦唉呦抗議得很委屈,摸摸額頭又縮回二次元的世界裡。而被夢夢完全從腦海中刪除的程清倒是放聲開懷大笑。


    ※


  手機震動,豐河不動聲色的點開螢幕,程清連續傳了三張照片過來。


  ──欸欸阿河你看,嚴老假髮要掉了。


  「噗哧。」「班長,什麼事情這麼好笑?」


  數學老師在你背後,他很火。


    ※


  幾個班級一起共用操場的體育課,一向在球場中央仗著身高和與校隊球員是拜把這件事而欺負人的校草程清最近幾個禮拜都躲在樹下拍球納涼。


  跟他最近的新跟班,三班的傅夢夢和豐河一起。


  「阿河~一塊給你!」夢夢拆開塑膠袋,兩入的包裝讓她有點猶豫,但還是習慣性的遞給豐河,讓他拿走其中一片。豐河接過餅乾,看身旁的程清一臉饞相不由得笑了出來,兩手一用力把餅乾掰成兩半:「喏,分你一半。」


  程清眨眨眼,笑得像那不只是半塊餅乾,而是什麼寶藏似的收下。


  旁人覺得夢夢和豐河是他的跟班,程清自己清楚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是他半強制性的駐足在那種獨特的空氣裡,對於總是身為人群焦點,就算在死黨群中也總像個總召的他來說,這種緩慢的節奏讓他可以覺得很輕鬆。


  雖然程清先認識的是夢夢,但夢夢就算是和豐河在一起的時候也是活在她自己的世界裡,所以跟程清有更多互動的反而最初相識的時候互相沒有留下什麼好印象的豐河。


  豐河是一個很妙的人。他很安靜,看起來什麼氣場都沒有、一直溫溫和和的,不管對誰都是一副好好先生的樣子,就像可以配合所有人,說是木訥也好、反應慢也好,總而言之就像沒有自己的色彩,由人搓圓捏扁。


  但是事實正好相反。程清叼著餅乾一角,蹲坐在夢夢旁邊看著豐河認真的練習著托球。也只有豐河才會在完成體育老師交代的課題後還繼續練習。豐河盯著球的側臉專注到幾近嚴肅,他身周的空氣都像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是在不自覺中被豐河的節奏扯了進去,靜謐而和緩。


  真的很妙。


  身為學校的風雲人物,就算並非他本意,他也明白自己也是「將別人捲進自己世界」的類型。但是在豐河身邊的時候,他覺得可以把一切交給他,一種很安心的感覺。


  以這個層面來看,他覺得好像可以理解夢夢為什麼在其他人面前都那麼波瀾不驚,卻在豐河面前能夠展現最真的自己。也許是耍任性、胡鬧,就算有時候豐河也會沒好氣的吐槽,但那語氣中卻總是飽含著無可奈何的寵溺。那不是面對特定人物的反應,反而像是豐河這個人本身的特性,不管做什麼他都像會概括承受、全面包容,所以反而更能對他展現自己全部的世界,而非塑造出來的對外樣貌。


  也許這就是他會這樣每節下課都想往三班跑的原因?某種程度上程清知道自己是對豐河過譽了。但是除此之外,他想不出自己待在豐河身邊的時候會感覺到安心的理由。


  程清與夢夢並排而坐,夢夢看著豐河發呆,而程清則把目光從豐河身上收回來、看了眼夢夢的側臉。


  也許自己跟夢夢是一樣的。


  在自由奔放性格勃發的中二時期,豐河實在是很普通。但卻恰恰是因為這種普通,讓他們這些在人群中顯得「異常」的人們像是找到了棲身之所。


  程清站起身,拍拍褲子對豐河喊:「阿河~我想跟你練傳球!」


  回頭看向他的豐河被陽光照得瞇起眼,卻隱約可以看到他的表情是個拿他沒辦法的微笑。


  「你們班應該是藍球課吧?」「又沒關係!」


    ※


  校草親衛隊的最新消息,朝聖地點從八班改到三班。


    ※


  讀書考試玩樂打混,國中生的日子過得很快。上個月的新鮮話題到了下個月就成了落伍的時尚,豐河都已經習慣有個程清每天都會來找他跟夢夢玩了。豐河想,也許是因為他們跟程清接觸頻繁,反而讓大家都可以看出夢夢和程清基本上就算一起出現也沒什麼親暱的互動,所以奇怪的流言倒是因此嘎然而止。雖然跟預想不同但也有達成目的,豐河對這樣的生活沒有什麼意見,也就沒有再抗拒程清完全沒有在跟夢夢進行隔離的背信行徑。反正結果好就好,不可否認他其實對於程清三不五時的拜訪是抱有期待的──程清真的是個很有趣的人。


  「欸阿河~你們數學上到第幾章啊?座標平面好噁,昨天才上等下上課就要小考我要吐了。」程清強行徵用前面同學的椅子,面向豐河抱怨著,還一邊嚼著麵包。


  你們班小考問我幹嘛啊?要小考你不抱佛腳跑來別班吃午餐是太閒嗎?豐河把筷子整齊放在便當上,從抽屜翻找出一份筆記:「借你看,大概的公式記一下應該可以及格吧,你們數學老師應該也是陳建國吧?」


  待程清點頭之後,豐河又拿出一張試題紙:「那這也順便借你。我們班進度比較快,前天考過了。題型應該會差不多。」


  程清呆愣半晌,叼著的麵包差點沒掉下來。就在豐河想著要不要再向他搭話的時候,程清一把抓住豐河的手,神情煞是認真。


  「小人無以回報,只能以身相許。」「許你的頭啦!」


    ※


  上課中震動的手機百分之九十九點九是因為程清的訊息,而且百分之九十九點九都是沒意義的廢話。豐河一邊這麼想著,一邊已經習慣性的按開了訊息,沒發現自己的動作甚至帶上了一抹迫不及待。


  ──八十七分,我是天才!


  傳來的圖片模糊不清,隱約還是可以看到考券分數的下方被用鉛筆畫了一個小小的笑臉,豐河失笑,在回覆之前就又有一個訊息傳了過來。


  ──放學請你吃冰慶祝!


  這也要慶祝?豐河忍不住搖搖頭,把手機收進抽屜,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寫滿重點的黑板上。


  在他傳了個OK的貼圖過去之後。


    ※


  「你這樣每天來三班玩都沒關係喔?」「會有什麼關係?」


  有什麼關係?豐河戳著結塊的剉冰,塑膠的軟湯匙歪歪扭扭。


  「不知道啊,你不是應該要去經營一下後援會啊吸收一下組織啊跟校花那群人聯個誼啊…你幹嘛那個臉啊當我沒說。」


  程清光看豐河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的臉有多扭曲。他不可置信的放下湯匙,用無比端正的態度與沉痛的語氣:「豐河同學,你到底以為我是什麼人啊?」


  「呃,呼風喚雨的帝王?」


  「…這裡不是冰帝,我也沒打網球,謝謝你喔。」


  被發現深受夢夢的世界的荼毒了。豐河不好意思的笑笑,程清更是哀怨的瞅著他。


  「我覺得你對我有很多各種不同的誤會…」程清伸手戳戳豐河的肩膀,面色不善:「還後援會咧組織咧,你以為我是什麼大明星嗎?」


  「差不多吧?」


  豐河一邊咬湯匙,一邊舉著例子:「上學期校刊不是還有登你的訪談,你跟周苡涵破格負責國中部舞會領舞的那個。那個投票通常都學長姐才有人脈動員那麼多票的。」


  「別提那個!」程清一臉不堪回首:「你都不知道那時我多想死!根本就被高中部領舞的學長霸凌!」


  「還有我跟你說你不要以為那什麼後援會是正經組織,你知道我還要在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偷拍的照片上簽名嗎?簽名!我還得為此練簽名!根本就不知道要我的簽名幹嘛!還有…」


  那不要簽就好了吧?豐河聽著程清叨叨絮絮的抱怨,覺得好笑又覺得一切程清口中的慘劇好像都是他自己人太好所造成的啊各人造業各人擔。而程清卻是一開話匣子就停不下來。


  「你知道有多少人覺得自己是我女朋友還爭風吃醋要我去勸架嗎?你知道有多少人來找我說叫我不要花心嗎?居然還有人是暗戀的女生喜歡我所以來找我決勝負的!還有你!」程清越講越激動,又開始戳豐河的手臂:「你一開始也是因為這種莫須有的鳥事來找我的!你不要說你忘記了!」


  「…說的也是。」照理說周苡涵對夢夢有誤會的話他應該要直接去找周苡涵的。豐河暗自反省。大概是覺得同性比較好說話,當初才直接唐突的去找程清吧。


  「抱歉,我當時太衝動了。」「…是也沒差啦。倒是你…」


  程清像想到什麼般聲音突然小了起來,含在口中模糊的都聽不清楚在說什麼。他嘟嚷半晌,突然靠向豐河:「欸你是點花生牛奶齁?分我吃一口!」


  「…你轉移話題也轉移得太不自然了吧。」「管我喔!分我!」「誰答應你了啊!」


  程清老實不客氣直接伸手去撈豐河碗中的冰,豐河象徵性地閃躲護食,直到程清鼓起臉頰賭氣的瞪他。


  「好啦好啦分你啦,你小孩子喔。」「欸這我付的錢耶!」


  哇啦哇啦的一邊抗議一邊往豐河碗裡撈,程清得逞的表情讓豐河無比想戳他的臉。


    ※


  倒是你有膽子來找我要我離周苡涵遠一點,怎麼一直都沒看到你去追求她啊?


  程清把問句吞回肚子裡。雖然一開始他半是挑釁的傳了一些周苡涵的照片給豐河,但在這段時間相處下來,他們有很多其他事情可以聊,既然豐河都不提了,他實在不想主動提周苡涵。


  沒有原因。程清拒絕深思。


    ※


  ──欸欸程清阿輝今天被教官留校我們報隊缺一啦來擋一下


  吃完冰正在決定要續攤還是解散的時候,程清收到了這樣的訊息。於是豐河現在在學校球場邊緣顧包順便看球。


  豐河對籃球沒有什麼了解,程清球技也只是中等偏上、只靠身高來招搖撞騙的普通人程度,但看他在人群中手長腳長的運球抄球阻擋投籃也是還滿賞心悅目的。不知不覺球場邊甚至還圍了一小群啦啦隊,讓人不禁讚嘆人帥真好。


  一局全場打下來,平常打球的成員阿輝抵達,程清功成身退滿臉通紅的下了場。


  「帥吧!」「帥帥帥。」「…你敷衍我。」


  豐河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這人真的很幼稚。他拿起毛巾往程清頭上亂搓一通,一邊低聲哄著:「哪有敷衍你啊超帥的~」


  明明就是敷衍!程清張牙舞爪打算繼續抗議,一罐冷飲就被塞到他手心。


  「補充電解質,我請你。」



  ──當作謝謝你請我吃冰。


  視線被毛巾遮擋,程清不太能看清豐河這麼說的時候的表情。但是他可以感覺到自己好像笑得很開心。


  「欸欸豐河你超像漫畫裡的球隊經理的!如果你是女的就更像了!」「…你飲料還是還我好了。」「欸欸不能反悔!」


    ※


  「程清嫂子外找!」「程清不在啦!」


  就算校草最近都在別班出沒的消息已經不是秘密,還是有部分群眾只願意到八班去找程清。


  比方說隔壁班女王周苡涵。


  「不是跟妳說去三班找比較快嗎?校花大大。」程清死黨喬仔的語氣很是無奈。怎麼老是就說不聽呢?每天這樣像個怨婦似的來堵人也不是辦法吧?雖然班上其他人喜歡起鬨,對著周苡涵就是嫂子嫂子的亂叫,但他卻清楚程清根本就還沒想到那裡。畢竟程清都跟她嚴正的解釋過不想跟她玩這種家家酒了,當時他還有陪著去壯聲勢呢。


  『人家好歹也是女生,如果她們把我剝皮之後還說是我非禮她們怎麼辦啦!陪我去啦!』


  程清外表天不怕地不怕但其實還滿怕惹事的,呃。一方面同情自家好友,一方面喬仔其實也是覺得難免,周苡涵真的不是個好惹的女孩子。雖然她沒有惡意,但大概也因為她是從小被各種捧在手心上呵護、而且也有那個本錢的千金小姐吧?有意無意就會聚集一群人為她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而就是那群人很難應付。


  就像現在。周苡涵眼眶泛紅也不知道是難過的還是氣的,卻是淡淡說了句謝謝就要離開,反而她周圍的幾個女孩子忿忿不平了起來,一邊安慰她一邊一群人又浩浩蕩蕩地回去隔壁班。


  程清總覺得周苡涵是一切麻煩的元凶,其實喬仔覺得是她周圍的親衛隊比較恐怖。喬仔承受著周圍同學們的視線抨擊,心中暗暗盤算跟程清說一聲的同時也頗覺委屈。程清跟他是不打不相識的鐵哥兒們,幫哥兒們兩肋插刀是當然。以往程清總跟他混在一起的時候,他總要幫忙擋一些奇怪的人;而在程清一下課就往外跑的現在,還是很多人習慣找他問程清的去向。老實說雖然這就是義氣,但他也不是都沒有脾氣的。又不是程清的經紀人,誰每分每秒知道朋友在哪鬼混啊。他可不是程清的跟班。


  程清去三班又不是我的錯!怪我喔!


    ※


  「蛤?周苡涵?她又來了喔。」


  「對啊你小心點。被她那群跟班圍住你就死定了。」


  「矮額,我知道了。謝啦兄弟。」


    ※


  程清小心了,但校花親衛隊根本沒來找他麻煩。卻是在一天他又樂呵呵的跑來三班的時候,收穫了豐河僵硬的表情。


  「程清,我覺得你還是不要來三班好了。」


  「蛤?為什麼!」


  程清下意識反問,豐河的表情更複雜了:「呃,其實也不是你的問題,只是你一直來找夢夢不太好。」「我是來找你的啊。」


  程清回得很坦然,脊椎反射到連他自己都在回答完之後才發現自己說了什麼。而豐河一瞬間差點要接不下話,但還是搖搖頭。


  「……你也不要一直來找我。」


  「為什麼?」程清的聲音帶點緊繃,他抓住豐河的手腕,大有沒個合理解釋就不放手的意思。


  豐河咬咬下唇,在他漫長的猶豫之中上課鈴無情響起,程清卻仍然緊緊握著他的手腕,他施力將程清的手掙開,把程清推往門外。


  「反正你不要再來了。」


    ※


  「呃呃~呃呃呃呃~」


  下課時間總像風一般消失的八班名產校草程清,久違的一整天都待在八班教室裡,讓同班同學反而有點不習慣了起來。


  尤其是他還完全沒有平常意氣風發的樣子,而是攤在桌上要死不活的。


  「你幹嘛?被甩喔?」


  喬仔故意挑釁,程清卻只是瞥了他一眼,愛理不理。


  「靠,你真的喜歡那個傅夢夢喔!」


  「…蛤?」程清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他跟夢夢很久沒接觸了耶。


  「你每天去三班真的是去追傅夢夢的喔。我還到處打包票沒這回事…」


  喬仔超尷尬,程清也超尷尬,連忙否認並再三保證喬仔的認知是正確的,好不容易才打消他向各方更正情報的念頭。


  所以是因為這樣的傳言豐河才要他別去找夢夢的嗎?豐河果然喜歡夢夢?嗯?但周苡涵?


  程清皺起眉頭。


    ※


  「不是讓你不要再過來了嗎?」


  豐河很煩躁。他表情很平靜但程清知道他很煩躁。豐河迅速的收拾書包,卻被程清攔住。


  「你不講清楚就要我不要過來,當我呼之即來揮之即去嗎?」莫名其妙被粗魯對待,程清也覺得不爽了起來。他以為他跟豐河已經算是關係不錯的朋友了,難道只有他這麼想嗎?


  「我一開始就沒有叫你來吧?你讓我收東西。夢夢妳等我。」「夢夢沒關係妳先走。」


  還真的只有他這麼想是吧?程清整個人都在發冷,覺得對夢夢眼神示意要她等他的豐河真的很討厭。


  「就說妳可以先走了!」「噫!」


  夢夢受到驚嚇點頭如搗蒜,揹起書包都下一句「那阿河我先去那邊」就逃之夭夭,程清把目光放回豐河身上,只見豐河不可置信地看著他。


  「欸你幹嘛啊!你真的很自以為是耶!」豐河甩開程清的手,罕見的表現出焦急與不耐,這讓程清非常不高興:「我就自以為是了!你才自以為是吧!我都已經聽你的離周苡涵遠一點了,現在連夢夢你都要管,你以為你是誰啊?保護女性免受我荼毒的護花使者喔?」


  「聽不懂你在講什麼啦!」把文具一把掃進書包,一反平常豐河一板一眼的收拾方式讓程清更加惱怒:「你就這麼想走?是怎樣,怕我把你的秘密說出去嗎?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幹嘛叫我走開嗎?!想不到你還是這種情聖啊?」


  「你知道還攔我!」豐河眉頭都皺起來了,看著程清就像在看一個令他無比感到反感的人:「你故意要把事情搞成這樣的吧?怎樣?玩弄我們這些普通人你很開心?我們想過平淡的生活!」


  「蛤?!你說這什麼意思!」程清扯住豐河書包揹帶,卻被他一個用力甩開:「你自己知道是什麼意思!」


    ※


  豐河沒有想到程清是一個這麼不可理喻的人。這幾個月跟程清玩在一起,他都忘記最一開始是為了什麼而跟程清扯上關係了。


  直到今天早上他一來學校,發現夢夢的桌上被用粉筆寫滿了威脅的字句的時候,他才驚覺最近真是太沒有警覺性了。在他心驚膽跳的在其他同學到校之前把那些文字擦掉後,早自習開始前一刻進到教室的夢夢居然跟他說在校門口有個女生遞了一封情書給她。


  他看了那封「情書」,情書個頭。那分明就是挑戰書啊,也只有夢夢才會開開心心的決定今天放學後要去赴約,他好不容易才說服夢夢讓他陪她去的。


  豐河忽略自己對程清的那種連他自己都覺得毫無邏輯的失望,現在比較重要的事情是找到夢夢。他快步朝體育館後的轉角走去,在他拐彎的瞬間一個人影撲了出來,直接把他撞倒在地上。


  「夢夢?!」「哇!阿河!」「還把工具人叫來,妳怎麼這麼賤啊!」


  蛤?!


    ※


  雖然大概百分之百是對方腦子有洞,但妳怎麼有辦法把她們惹這麼不爽啊傅夢夢?


  「妳們吵架喔?」豐河急著過來,是怕夢夢獨身一人會被欺負或搞不清楚狀況。他擔心的要命,但其實還是一直覺得事情沒那麼嚴重,如果能夠先安撫對方、好好說明夢夢跟程清對彼此一點興趣也沒有的話,對方應該也可以理解、和平解決的。但他沒想到會這麼誇張。


  「啊就她們問我是不是喜歡橙青啊…」夢夢小小聲跟豐河控訴,她真的很委屈:「然後我就跟她們說喜歡啊…」「妳喜歡程清?!我怎麼都不知道!」


  豐河忍不住喊出聲,心臟突然揪緊的感覺大概是因為驚愕,夢夢的表情倒是變得迷茫:「阿河怎麼連你都這麼驚訝,我是青總受派所以橙青也吃啊?」


  ……蛤?


  「雖然我本命其實是赤青啦,畢竟自古紅藍出CP嘛!但是偶爾打打野食養養小三也很萌啊!橙青根本相愛相殺,偶爾看看也很刺激…她們是不是因為跟我逆配對才生氣啊…」「好我懂了,夢夢妳別說了。」「你們在說什麼悄悄話啦!」


  豐河覺得想要昏過去。敢情這小妮子根本沒搞清楚狀況啊?場面太過混亂,豐河和夢夢都還來不及站起來,那幾個校花親衛隊的女孩們倒是欺了上來,盛氣凌人的。


  「像你們這種臭宅就自己配在一起就好了啊!還以為程清會喜歡妳啊!」「等等,這是誤會…」「你也一樣!」豐河的辯解被打斷,女孩指著他的鼻子霹靂啪啦的罵:「誰不知道你想追苡涵,就是這樣你才幫她追程清吧?你真的很噁心,以為苡涵會看上你嗎?」


  「我沒,」等等,我想追誰?蛤?信息量太大豐河腦內CPU過載,女孩們卻當他是默認,更是指著他們一筆一筆的數落了起來。


  「妳也不照照鏡子,門當戶對四個字妳會不會寫啊?」「不要程清稍微對妳好一點就自以為他愛上妳了好嗎?他是可憐妳!」「像你這種人哪配得上我們苡涵!」「你還敢去找程清示威,哪來的勇氣啊,你都不會覺得入他的眼你很丟臉嗎?」「你們兩個還每天纏著程清不放,知點羞恥好嗎?!」「真是同情程清要應付你們!」


  女孩們語速很快,豐河才想反駁下一句就過來讓他接應不暇,而夢夢更是一臉迷茫大概根本就沒理解女孩們在罵什麼。女孩們倒是打算要收尾了,看似帶頭的女孩一改惡毒的表情一臉語重心長。


  「我們也是為了你們好,不同世界的人是不會有結果的,程清要配合你們、跟你們往來交朋友也很勉強,他跟苡涵好好的不需要你們來橫插一腳,我們也是為了他們來主持公道…」「我覺得程清可以自己選擇他想交什麼朋友。」


  「你說什麼?」突然被反駁,女孩一下以為是自己聽錯。豐河仰頭看她,眼神直接:「我說,我覺得程清想交什麼朋友不關妳們的事,不需要妳們來主持公道。」


  「…你不要不知好歹!」女孩像受到羞辱般盛怒的揚起手往豐河揮,豐河反射性把夢夢護在懷中,閉上眼睛等待即將來到的衝擊。


  「我覺得他說的很對。」


  平常總是偏高的嗓音如今低沉而危險,豐河慢了半拍才意識到那是誰的聲音。他回頭,一個人影從牆後踱步而出,他從來沒看過程清這種表情。那甚至不是剛才跟自己吵架時充滿憤怒情緒的眼神,而是冰冷又如刀鋒利、不含絲毫情緒的神情。


  「我要跟誰交朋友勉不勉強關妳們屁事。」


    【TBC】


  我本來真的只打算寫上下兩篇的。角色很不受控制(推卸責任)


评论(21)

热度(28)

  1. 多给自己一些拥抱RW通行人 转载了此文字
    我喜欢的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