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通行人

【清河】魚系列之二:鱈魚香絲(上)

    【魚系列之鱈魚香絲(上)】


  傳言本屆入學的一年級校草喜歡三班的傅夢夢。


  最近一到下課時間總是有好多人經過教室外面喔。豐河一邊在課本上畫重點一邊想著,瞥了一眼身為被指指點點的中心人物卻毫無所覺的夢夢。夢夢坐在他的右邊,不住科科笑著,完全通常運轉。


  「欸阿河,你看這張彩圖!他的手在摟腰耶呵呵呵~」夢夢掩嘴笑。老實說豐河也不太知道這些漫畫的角色,但好夥伴摟個腰搭個肩不是很正常嗎?豐河點點頭就算是回過夢夢了,夢夢也沒有真的想尋求他什麼反應,兀自窩回她小小的世界裡。


  ──妳看妳看,那個就是傅夢夢!


  ──她就是傅夢夢?!她不是我們這屆有名的怪人嗎?怎麼可能!


  ──看她長那麼矬,那個傳聞一定是亂講的啦!


  還好夢夢有她的小小世界。豐河狀似不經意的看向窗外,捕捉到好幾個迅速撇開的視線。哇喔,流言蜚語果然不容小覷。動物園裡跟熊貓被關在隔壁籠的動物大概就是這種心情?


  啊,熊貓好像是個獨立的館。


  豐河抿嘴笑笑。沒有實際損害的話就這樣吧,空穴來風的謠言總是會有消停的一天的。更何況覺得自己是二次元人類的夢夢看起來一點都不在意,大概也不用他去做些什麼。


  是的,數日後他才赫然發現,他錯估了傳說中「校草親衛隊」的殺傷力。


    ※


  夢夢全身濕淋淋的走回教室,引發一陣騷動。豐河從來沒看夢夢這麼喪氣過。


  夢夢是開學之後豐河交到的第一個朋友。初次見面只覺得這女孩怎麼總是面無表情地走在全班最後面,看起來孤僻又冷漠,被分配坐在隔壁時還有點擔心她不好相處,後來才發現她只是在升國中的假期中每天熬夜看漫畫時差調不過來而已。她那種天真爛漫又帶點任性的氣質讓豐河常常好氣又好笑,但在她拉著自己的手一邊笑得討好一邊撒嬌的時候,他總是不由自主很多事情都順著她。總之因為他們之間親暱卻又毫無粉紅氣息的關係,很多同學會誤會豐河和夢夢是青梅竹馬,但事實上他們也才認識一個學期而已。


  但就算僅僅只認識一個學期,這樣露出從沒見過的表情的夢夢,還是讓豐河感覺到極度的違和感。


  「夢夢妳還好吧?」拿出手帕壓在夢夢頭髮上,夢夢看著豐河雙眼通紅,嘴一扁往地上一蹲臉蛋埋進雙臂中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


  居然這麼嚴重嗎?雖然不知道夢夢是遇到了什麼事情,但能讓總是只對二次元情緒起伏、對三次元興趣缺缺沒心沒肺的她情緒這麼激動,看來也是非同小可。耳語流言什麼的夢夢看起來百毒不侵,豐河本來也不覺得需要太過為她留心,但看來還是他太天真了吧?再怎麼樣還是個女孩子的,面對赤裸裸的惡意當然還是會難過。豐河摸摸夢夢的腦袋,覺得有點抱歉。應該要跟她提點一下的啊…


  「阿河!你昨天陪我去買的限量版單行本濕掉了啦嗚嗚嗚嗚!」


    ※


  妳不是買了三本嗎?!


  閱讀專用的這本爛掉了啊!我都還沒看完耶!


    ※


  鬼哭神號的夢夢讓豐河覺得真心擔心她的自己像個白痴一樣。擔心夢夢因為被針對被欺負而受傷?他真是太低估夢夢的心靈強悍程度了。從學期開始全校都知道校草親衛隊處處針對她,就她一個人完全搞不清楚狀況,每天老樣子在那邊翻著漫畫小說科科笑。


  『水?喔喔~七班好像在大掃除的樣子~』雙手合十祭拜完壯烈犧牲的限量版漫畫後,換上一身體育服的夢夢看著豐河又是一臉傻笑。豐河想在她額頭上寫個呆字。


  『他們班有個好漂亮的女生喔,拿水桶還會跌倒根本標準後宮漫女主角設定啊!超天然呆~』


  天然呆的是妳,腐夢夢。


  越回想越感覺無力,豐河站在八班門口覺得他就算不管夢夢她也會活得很好吧?乾脆回去好了。一瞬間的猶豫不決,八班的前門在他眼前刷的被拉開,來人險些撞上他卻敏捷的閃了開:「嗚啊!幹嘛站在門口啊!」


  從他身後竄出的同學倒是直接撞了豐河滿懷,他尷尬的讓路,閃過他的少年還在看著他。很是不耐的微微噘嘴,歪頭站著一個痞痞的姿勢。


  「呃,我找程清。」


  少年的表情從不耐到呆愣、從呆愣到感興趣,他一手撫上自己的下巴,上下打量豐河,開口就是近乎挑釁的語調。


  「你找他幹嘛?」


    ※


  對,我到底幹嘛找他啊!


  『你要拜託我事情應該要有點誠意吧?你想講我可不一定想聽。』『那你想怎樣?』『嗯?幫我辦個三件事我再來考慮要不要幫你。』


  少年──程清雙手環胸,斜斜靠在牆邊,看著他的眼睛畢露鋒芒,抿唇微笑的弧度狂妄而自傲。少年的聲音偏高,軟軟的感覺有點可愛,但光憑他那個不可一世的態度就足以讓豐河怎麼也無法覺得對方跟可愛可以搭上邊。


  果然是物以類聚,怎樣的人就會被怎樣的人喜歡。豐河踩上最後一階樓梯,腦中那句涼涼的『沒關係啊,你不要損失的也不是我啊』怎麼想怎麼不是滋味。但有求於人的確實是他。豐河把飲料罐遞到程清眼前,搖晃示意。


  「你的飲料。還有兩件是什麼?」「嗯?誰跟你說這是其中一件的?」


  少年的眼睛像貓一樣,捉狹的眨了眨:「我只說我想要喝個飲料慢慢想,有叫你去買嗎?」


    ※


  「又一個喔?」「你說咧?」


  打發走那個三班的平頭男生,程清無聊的癱在椅子上,上一秒還維持著的靈動表情瞬間歛去。覆著水珠的淺藍色易開罐看起來就冰冰涼涼的。


  實在是太無聊了。


  但想不到居然會是可爾必思。程清伸出手撫摸易開罐的邊緣,口乾舌燥卻沒有開罐的心情。他記得他小時候很喜歡可爾必思,大概是在幼稚園左右。


  爸媽離婚前夕的時候。


  說忘記是不可能的,但都這麼多年過去了,倒也沒有到心靈創傷的地步。他還是喜歡酸酸甜甜的乳酸飲料,只是看到時偶爾會有點惆悵覺得少了點什麼,所以越來越少自己去買。程清托腮,決定把思考轉到買了這罐飲料來的人身上。


  「那這次還是老樣子喔?」「啊?隨便。」


  想不到那個男生居然也是這樣。程清隨意的回話,手指一戳把易開罐推倒。寒假剛過,意思就是情人節剛過。到底要有幾個女生想來找他告白、有幾個男生想找他決鬥,他已經連數都懶得數了。


  『可以跟你私下談一談嗎?』平頭男生眼神不慍不火定定看著他,坦然而又直率。也許就是被那種沉穩的氣息所吸引,一向不理外找的他難得的停下腳步,等那個平頭男生說出他的目的。知道他就是本人之後那個男生還有點尷尬有點抱歉的摸了摸後腦,看起來那麼純良那麼安靜。


  『是有關七班的周苡涵。』


  如果不是這個目的的話就好了。程清對一瞬間感到期待的自己有點失望。根本就不該期待些什麼的。


  不就是要我離某個我都不太熟悉的人遠一點嘛,有什麼好躲躲藏藏「私下談談」的。但對象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果然大家還是喜歡像周苡涵那樣的女生嗎?


  周苡涵,又是周苡涵。校花校草什麼的他承認最初的確是有帶給他不少的虛榮感,但一個月兩個月,麻煩根本就以等比級數成長。拿了誰送的早餐所以其他人爭風吃醋、跟誰走得近所以誰可以近水樓台什麼的,無聊,太無聊了。他是不想跟全校玩這種校草的遊戲,但周苡涵看來是很想跟大家玩校花的遊戲。玩就算了還順便把他拉下水,現在到處以他程清的準女友身分自居,但又都只是暗示所以他完全無從阻絕流言,根本超煩。


  風頭浪尖的,以為我會笨到跟你獨處嗎?程清用拇指輕輕摩娑自己的指節,砸在人臉上的觸感他還記得。昨天他終於忍無可忍跟約他「私下出去談談」的那個人打了起來,那傢伙一樣是周苡涵的追求者。是說你們要不要先自己去擂台賽一下最後贏的人再來找麻煩啊?除了八班這群從小學一起升上來的舊識以外,昨天的結果看來是還沒傳出去,自己還是被當成一個可以搓圓壓扁的軟柿子,什麼人都想來單挑。那個平頭男生看起來如此溫潤無害、結果還不是只是個想找自己麻煩的白痴。你明明就一點也不平靜。


  易開罐撞到牆壁往回滾,平頭男生將易開罐扔向自己時的表情生動回放。他忍不住又笑了出來,這次不是因為輕蔑、不是因為自嘲。


  「就說這次不算數了,幹嘛給我啦。」


  笨蛋。程清想著。


  平頭男生睜大眼一臉受傷般的不可置信,然後忿忿地露出不甘心的表情。這種表情才對嘛。程清滿意點頭,決定忽視自己心中那點失望的情緒。而身邊嘈雜的人群終於消停。


  「欸你幹嘛?」


  一隻手伸進程清的視線,他反射性握住那隻手腕,抬頭問。


  「我猜拳贏啦!你不是說老樣子?」「我哪有說老樣子。」程清放開手,扶正易開罐把它握在手心,臉不紅氣不喘的推翻自己幾分鐘前說過的話:「這罐我要自己喝。」


  忘記問那個男生叫什麼名字了。


  酸甜冰涼的飲料滑入喉嚨,程清不太專心的想。反正總會再遇到的。


    ※


  不同於一般校園風雲人物會參加的籃球隊啊管樂社,程清的社團課是在怪人群聚的漫畫研究社中度過的。


  沒什麼原因,就只是因為聽說漫研社很閒。而事實也的確如此。更重要的是漫研社的人通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不太理會學校發生的大小事,所以對程清來說,相對就成為一個非常適合休養生息的地方。


  「欸欸,幫我。」


  後排靠窗的位置是他的特等席,而總是坐在自己隔壁的女孩戴著厚重的圓眼鏡,一邊畫圖一邊把眼鏡挪回該有的位置,一板一眼外表像個典型的書呆子。她下筆神速完稿飛快,總是早早就畫完指定的內容開始神遊天外、畫自己想畫的東西、或甚至囂張地拿漫畫出來看。甚至完全不在意程清拿她的畫去充當課堂作業。第一堂社課他手足無措的對著白紙苦思冥想,一隻白細的手就無預警的伸了過來,拉扯他的畫紙。


  『你畫太用力了,會很難修喔。』


  大眼睛女孩用下巴指指自己那張畫滿了的紙,另一手拿著畫筆搖了搖,呆愣半晌後反應過來的程清立刻雙手奉上只畫了幾個歪扭圖形的畫紙,從此奠定了雙方的互助關係──雖然他基本上只負責提供白紙讓女孩亂畫。


  程清再一次把自己潔白如新的畫紙戳到女孩眼前,女孩瞥了他一眼,又是刷刷刷就畫出好幾個火柴人,雖然梗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冷笑話,但也轉眼間又是一幅四格漫畫,又可以交差這次的課堂作業。


  程清一開始也覺得這個女生該不會也是喜歡自己吧,但在幾堂課後他甚至對自己這種想法都感覺丟臉了起來。在幾次跟這女生打招呼並收穫迷茫的眼神之後,他發現這女生根本沒把他放在心上。他懷疑對她來說所有的人類都長一樣,都只是馬鈴薯,只有漫畫裡的角色才有區別。


  除了那個每次下課的時候都會來找她的男生以外。程清收下畫好的圖往抽屜一塞,趴倒在桌上享受他難得的清閒時光。


  「阿河?你來了喔!」


  對,就說總會再遇到的。程清半瞇起眼睛,抬起頭。女孩綻出一個一向只對著漫畫才有的表情,嬌憨可愛的就像是不同人。而那個被叫呼喚男生朝這個方向走過來,平常他會繼續假裝睡著或是乾脆的讓出位置給這個男生,但今天他揮揮手,對那個男生露齒一笑,換來一個驚愕的表情。


  「怎麼會是你?」


  一直都是我啊。程清滿意的看見男孩眼中倒映出滿滿的自己。


    ※


  這下他知道「校草喜歡夢夢」的流言是從哪來的了。


  豐河扶額,原來漫研社課的時候坐在夢夢旁邊的那個男同學就是程清。他明明每次社課結束來找夢夢時都會遇到的,怎麼就沒問過夢夢他的名字呢?


  但其實他也知道就算問夢夢她也肯定不知道的。夢夢跟他一拍即合一見如故,甚至到會讓人誤認他們是青梅竹馬的地步,但他知道夢夢其實是個講好聽點是認人障礙、講難聽點是完全不在意周邊人類的怪咖。她的腦袋只用來背網球王子所有角色的設定。


  『ONE PIECE的我也會背唷!』


  他彷彿可以聽到夢夢帶點自豪地這樣說著。


  所以明明全校都知道說到七班最漂亮的那個女生就是學校理事長家千金小姐兼校花、在學校捲了一個學期的旋風的周苡涵,她還是只用一句「好漂亮的女生」帶過。她當然不會想到坐在自己旁邊那個「每次都不自己畫作業」的男同學,就是另一個話題中心人物校草程清。


  催促著夢夢收拾東西,豐河尷尬的擋在程清和她之間,感到非常的徒勞無功。本來以為只是子虛烏有的傳言,只要拜託程清去跟他準女友解釋一下就可以解決,想不到程清還真的跟夢夢有往來啊…。感受背後針扎般的視線,豐河相當尷尬。


  「你不是有事情要拜託我嗎?」


  豐河猛一回頭,那個漂亮的男孩子對他微笑。


  「午休時間我在天台。」


    ※


  看似安靜冷漠、卻在男孩面前孩子氣的笑著的女孩子;還有那個溫和穩重、總對女孩寵溺微笑的男孩子。


  程清注意他們很久了。從開學到現在短短幾個月,程清的校園生活每天都是歡騰熱鬧的,但在漫研社的這短短幾分鐘,這兩個人卻給他一種很沉靜的感受。明明女孩的語調總是彈簧般敲著輕巧的節奏,她與男孩的互動卻總是給程清一種異樣的安心感。女孩的聲音偏高而清脆、男孩的聲音輕柔又溫暖,一高一低交錯在一起就像其他人事物的嘈雜都被隔絕在外,聽著他們的對話總會讓趴在桌上裝睡的程清忍不住勾起嘴角。


  他想過自己是不是喜歡上了女孩。但在課堂上他看著女孩的側臉,卻怎麼樣都覺得不太對,一直到男孩出現後他才又感覺到那種抓不住摸不著卻讓他萬分著迷的氣氛,所以他想,也許他是喜歡這兩個人的相處模式吧,缺一個人都不行。


  如果可以跟他們兩個都變成朋友的話,自己是不是也能進到那個隔絕一切喧鬧的防護罩裡面呢?他曾經這樣不太認真的想過。


  男孩找上他的時候他是有點開心的;男孩口中說出另一個女孩的名字的時候他是受到打擊的。雖然他不覺得男孩和女孩有在一起,但他更不能接受男孩心中有另一個女孩。所以他才對男孩使了壞心眼,就是想看到他露出不開心的表情。


  身為一個跟他們連朋友都不是的人,的確是有點管太多。程清自嘲的笑笑。身側傳來老舊的門把被轉開的金屬音。


  「…程清?」


  一把輕柔溫暖的聲音呼喚他的名。



    【TBC】



    【後記】


  因為意外的有點長,所以分個篇。

  後記可能會有破梗跟設定,所以請大家斟酌觀看。


  這是魚系列的國中篇,因為豐河跟夢夢是在國中認識的,所以國中篇自然就會是清河夢三個人的故事。

  夢夢的設定是二次元油腐、預計讓她高中時期才開眼萌三次元(和萌豐河),所以她現在對三次元毫無興趣,也沒什麼在腐豐河。

  夢夢在這一篇裡會是個很重要的角色,但是接下來她的戲份應該不會太多。我很難去拿捏夢夢的白目程度,所以比較想寫出「為什麼豐河願意原諒夢夢的白目」。在這一篇裡我給的原因是,夢夢是小河的清清、也是清清的小河。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