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通行人

【清河】魚系列之一:小丑魚

    【魚系列之小丑魚】

 

  向日葵班有一個好可愛的小朋友。

 

  濃眉大眼又乖巧聽話的豐河很受幼稚園的老師喜愛,雖然平常是個安安靜靜喜歡獨處的孩子,但跟同班同學也不曾有過什麼爭執,小小年紀就一板一眼的個性更常常是老師的好幫手。就像現在,鬱金香班的小朋友三三兩兩跟著園長往遊戲室移動,偌大的讀書室剩下帶班的助理老師和一個小小的身影,肥肥短短的小手抱住幾本繪本咚咚咚的在書桌區和書架區往復,老氣橫秋的認真表情總是讓大人們忍不住想捏捏他的小臉。等一下又是另一個班級的讀書時間。

 

  等一下就是向日葵班的讀書時間。

 

  豐河收完繪本,又在老師身邊磨磨蹭蹭,老師微微笑給了他一顆糖果權當獎勵,豐河繼續磨磨蹭蹭。

 

  啊,向日葵班的老師的聲音。豐河抓住自家老師的圍裙,有點忐忑,不知道他這樣的舉動完全融化剛從實習轉正的助理老師的芳心,差點要忘記該怎麼跟下班老師交接。

 

  向日葵班的老師人很好,笑盈盈的要自家老師慢慢來別著急。豐河也很喜歡總是會摸摸他的頭的向日葵班老師,但是最近幾個禮拜他的注意力都在別的地方。

 

  人群後面,有個小朋友頭低低的走著,兩側的瀏海有點長、在紅撲撲的粉嫩臉頰旁晃來晃去。他嘟著嘴,不時還賭氣似的甩手。

 

  向日葵班有一個好可愛的小朋友。

 

  豐河半個身子躲在老師背後,原本就大的眼睛更是圓睜,目不轉睛閃閃發亮,就像他根本不知道要怎麼挪開目光。


    ※

 

  「紅蘿蔔要吃掉喔!」老師的聲音很溫柔,但其中所包含的堅定是多少小孩的惡夢。豐河皺著眉頭嚼兩口就硬把口中的蔬菜吞下,然後趕快多咬兩口雞腿自我補償。

 

  像他這樣認命的孩子還是少數。一直到豐河吃完點心、拿著餐盤要放到回收車裡的時候,都還有很多小朋友在位置上跟餐點大眼瞪小眼。更甚者,還有拿著叉子猛戳紅蘿蔔洩憤的。

 

  嗯,猛戳紅蘿蔔洩憤的其實只有一個人。

 

  「你這樣戳會變更難吃…」「蛤?」

 

  小朋友聲音清脆,態度卻很差。塑膠的叉子敲著塑膠的餐盤喀喀作響。豐河偷偷看了老師一眼,拉了凳子一邊坐下一邊將自己的餐盤放在他的餐盤旁邊。

 

  「你幹嘛啦!」「噓…」

 

  迅雷不及掩耳,豐河把那幾塊慘不忍睹的蘿蔔戳了過來,牙一咬眼一閉。

 

  張開眼,那個好可愛的小朋友一臉呆滯,看著豐河眼睛眨也不眨。而豐河卻不由自主地把小臉皺成了一團,想找東西來換口味的東翻西找,從口袋中竟然只翻找出一張糖果紙,瞬間覺得無比委屈。

 

  讓十年後雖未飽讀聖賢書但卻在升學考試的路上跌跌撞撞的豐河來說的話,這叫做衝動是魔鬼。或是色字頭上有一把好鋒利的小刀。但這時的豐河不懂這些,只覺得滿嘴奇怪的味道讓他糾結不已。

 

  「給你一半。」

 

  圓呼呼的小手握著點心的杯子戳到他眼前,小朋友的臉蛋比之前看起來的更紅了,一臉什麼都不在意的表情盯著餐盤猛看,就是不看他。

 

  豐河突然覺得口中的味道也沒有這麼奇怪了,他發現自己居然還無預警的勾起了嘴角:「謝謝你。」

 

   ※

 

  「我叫程清,你呢?」「我叫豐河!」

 

   ※

 

  於是兩個小鬼頭的友好度蹭蹭的往上漲,連老師都發現自從插班入園以來總是拖拖拉拉愛理不理的那個孩子在換教室的時候變得總是走在前面、高機率與前個班級自主留下陪老師善後的那個孩子相見歡,就連全幼稚園一起的活動時間都可以看到一對別著不同班級名牌的小朋友玩在一起。

 

  「這是孔雀魚!我馬麻說要長大以後才可以養。」

 

  「是喔?那這是什麼魚?」

 

  「這是…」

 

  自由活動時間總是一個人窩在老師旁邊默默看書的豐河,現在在他身邊的是過去跟同學們還不熟悉而總是一個人待在一旁一臉窮極無聊的程清。豐河捧著那本被他翻閱多次的魚類圖鑑,難得的滔滔不絕。而程清雖然貌似不感興趣的翻著圖鑑,卻對豐河的解說聽得津津有味,甚至還會提出天馬行空的疑問。

 

  雖然有幾個小女生會主動去找程清玩,但都沒看過程清主動交朋友。本來還有點擔心是不是有適應不良的狀況,但看他跟豐河玩得這麼好,應該沒有太大問題了。老師們都鬆了口氣。

 

  如果他們不要把這種好關係用在不對的地方上的話就更好了。

 

  「小河!你又在幫清清吃紅蘿蔔了?老師有沒有說過不可以?」

 

  又是一天的午餐時間。又是一次惡魔的食材。豐河兩頰鼓鼓的,還不忘把頭搖得像波浪鼓。

 

  「嘴巴張開!」「…啊!」

 

  在最後一刻把嘴裡的食物嚥下,豐河一臉無辜。老師好氣又好笑:「以後不可以喔!程清,要乖乖吃掉自己的!」

 

  「「好~」」

 

 

  「等下我們一起吃布丁!」

 

  老師走後,程清把手圈成一個小小的圓,湊在豐河耳邊小小聲說。被熱氣吹得癢,豐河縮起肩膀好不容易才沒有把程清推開。

 

    ※

 

  向日葵班今天出大事,程清跟廷威打架,廷威還流鼻血了。一直以來都是孩子王的廷威像是從來沒受過這種屈辱,現在還讓他的好朋友們到處找著程清,就像還想繼續惹事一樣。豐河先一步找到抱膝蜷成一團的程清,推推他的肩膀。

 

  「老師說如果你不跟廷威說對不起就要打電話給你把拔…」「我幹嘛要說對不起!」

 

  程清轉頭瞪他,眼睛水汪汪的像剛哭過一樣。

 

    ※

 

  「小河!你怎麼可以跟清清一起欺負廷威!」「誰叫他要一直亂講話!我叫他不要亂講話過的!」

 

  輔導老師很生氣,被揪出來罵的豐河擋著程清更生氣。總是少有情緒波動的孩子這樣確實反常,但不管有什麼原因,打人就是不對的。她抓住豐河握成拳頭的手,蹲下身子與他平視。

 

  「但是你還是不可以打他。跟廷威說對不起。」

 

  豐河撇過頭。

 

  「看著我,說對不起。」

 

  豐河看了老師一眼,賭氣似的憋得小臉通紅。正在僵持不下,助理老師快步走了過來對輔導老師耳語了幾句,神情複雜。

 

    ※

 

  「是廷威一直亂說小清沒有馬麻的…」

 

  小女生扁著嘴,像鼓起了莫大的勇氣。挑戰孩子王的確要有很大的勇氣。回想身為家長副會長的廷威媽媽的強勢勁,老師在心底深深的嘆了口氣。

 

    ※

 

  幼稚園兒童吃飽睡睡飽玩玩到餓了再吃,爭執互毆哭喊不管多麼慘烈都會很快被轉移。幸而通知三方家長後以各自家庭管教作結,並未釀成更嚴重的爭端。雖然程清豐河兩人跟廷威的小團體正式決裂涇渭分明,但兩個禮拜過還是基本上回歸了平穩的日常。

 

  不時小打小鬧爭執互毆哭喊也是幼稚園兒童的日常。

 

  「羞羞臉!女生愛男生!美美愛清清!」「你亂講!」「清清~清清好帥喔~」「我才沒有那樣!」「老師!美美跟小杰在吵架!」

 

  對這個年紀的小朋友來說,不管真假,緋聞絕對是讓人驚慌的事情前三名。小女孩滿臉通紅,氣得發抖,瞪著嘻皮笑臉掐細聲音怪叫的小男孩,一拳就要揮出去。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趕來的助理老師拉開兩人,一番好說歹說讓他們握手言和重新玩在一起,然後無奈的看向本不該出現的罪魁禍首。

 

  「清清~你怎麼又跑到我們班來了?」伸手想揉程清的腦袋卻被他敏捷的躲開,程清抱住助理老師的腿咧嘴露出一個討好的笑:「我喜歡鬱金香班嘛~」

 

  「你是喜歡小河吧!」沒好氣的戳戳程清額頭,她沒發現自己的取笑跟剛才的小杰異曲同工。程清的反應卻與美美大相逕庭。他伸手抓過豐河,往他臉頰上吧唧一聲無比響亮,笑得燦爛又充滿得意炫耀:「對啊!我最~喜歡小河了!」

 

  清清同學你一臉志得意滿是哪招啊?!小河同學你也不要這麼理所當然一點動搖都沒有啊!

 

  單身2X年,想不到連五歲小孩都可以閃瞎我。助理老師欲哭無淚。

 

    ※

 

  對大人來說,兩個小孩分食兩份點心是一件非常弔詭的事情。但是在幼稚園兒童的世界裡,卻是理所當然表達親近的方式。跟豐河分享點心已經成為程清的習慣,雖然一開始豐河總說要都讓給他,但他都嚴正的拒絕並表示要豐河跟他一起分著吃。就算是他最喜歡的小美冰淇淋。就像現在,分食完豐河的冰淇淋之後,兩人繼續友好的進攻程清的份。

 

  「嘴巴。」「嗯?」

 

  程清含著木湯匙,想著不知道豐河願不願意讓他多吃一口,心不在焉的回應豐河。

 

  「嘴巴~」軟軟的手指抹過他的嘴角,反應過來之前就看到豐河對他笑笑:「你都吃到嘴巴旁邊。」

 

  「…嘿嘿!」程清突然覺得心情很好,他可以讓豐河多吃一口。程清把臉湊向豐河嘟起嘴,極其自然的開始撒嬌:「你幫我擦嘛~幫我擦幫我擦!」

 

  「沒了啦!」

 

    ※

 

  「來~這是小惠生日的乖乖桶,要分給向日葵班的同學唷!要跟小惠說什麼?」「小惠生日快樂!」

 

  同學的生日等同於點心的加餐,相熟或不相熟,看在糖果的份上大家的祝福都尚算真心實意。排隊的行列輪到程清,在祝賀聲後老師幫忙小惠分糖果,三顆不同口味的軟糖。

 

  「…可以再給我一個嗎?」盯著手上的糖果呆愣了一瞬,程清歪頭對小惠懇求。而小惠則不知所措的看向老師。

 

  「一人三顆,大家要公平唷!如果多給清清一顆,對其他小朋友就不公平了呀~」老師蹲下來跟程清解釋,同時也是給在場所有小朋友的機會教育。這正是要由老師而非壽星來發糖的原因,一桶乖乖桶的糖果數量都是計算好的,對小孩來說這種資源的分配不均可是最嚴重的大事,自然是要更謹慎以對,以免開開心心的慶生會變成班級內鬨的原因。

 

  程清似懂非懂慢半拍的點點頭,從糖果中挑出一顆遞給小惠:「那還妳一顆!小惠生日快樂!」

 

    ※

 

  那天後來有老師看到程清跟豐河又在閱讀室看圖鑑,一人手邊一張透明的糖果紙。

 

  「清清真的什麼都會跟小河一人一半耶!你們長大以後如果一起回來看老師我一定會感動哭!」助理老師第一次帶班,雖然只是助理性質但還是投入莫大心血與感情,也許也是因為畢業季將近,她已經開始勾勒數年後的未來,自己都沒發現她把程清都當成自己班上的學生了。

 

  程清牽起豐河的手,露出牙齒笑給老師看:「當然要一人一半啊!對吧小河?」

 

  而豐河看看兩人交握的手,抬頭看了老師一下,又轉頭看向程清的側臉:「對。」

 

    ※

 

  『那我馬麻分你一半。』苦惱半晌,陪自己蜷成一團的小男孩作出結論:『這樣你就有馬麻了。廷威再亂說我幫你打他。』

 

  『真的?』

 

  『真的。我們打勾勾。』

 

    【END】



  終於開了這個坑,這將會是一個我沒有把握寫得完的系列。說是系列但我力求可以斷頭在每一篇(毆)因此應該每一篇都可以獨立觀看。

  在這個系列中清河兩個人的年齡幅度會跨越大約三十年(或以上),在原劇中只看的到二十歲出頭的大學生清河,沒有其他時間點的他們,所以我可以現在就坦白告訴大家這系列會充滿私設,或者所謂的OOC。並且此系列設定上不是原劇宇宙(其實光看這篇我想大家也知道XD),請雷者盡早撤離。

  以上,謝謝大家的觀賞。希望我能寫完這系列。

评论(10)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