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通行人

【清河】愚人節極短篇

    【愚人節極短篇】


  『程清 我把我們的事情跟爸媽說了 豐河』


  距離台灣隔著海洋的工作現場,程清撈出發出某人專屬訊息音的手機按開,一瞬間呆愣了下,然後馬上綻出一個可愛的微笑。


  跟工作人員擺手示意要打電話,程清直接按下撥打鍵,聽到對方也快速的在幾聲撥出音中接起。


  「程清?你今天沒戲嗎?」「嗯?在休息啊!哥~想不到你也會搭愚人節的順風車耶!嚇我一跳!」程清語調輕快,忍不住偷虧話筒對面的人:「但哥你這樣不行啦~你不知道愚人節能說謊的只有上午嗎?下次加油唷!」


  話筒的對面傳來數秒沉默。


  「我知道啊。」



    【花絮】


  程清:不帶這樣一秒變驚悚片的






    【END】








    【超長的後記】


  我私設中的豐河和程清、豐媽和程爸。


  豐河是個老實到近乎頑固的人。媽媽跟他說好好照顧弟弟,他就真的把程清當成他真的弟弟好好照顧。就算這個弟弟一開始態度差又難伺候,他還是幫忙整理講義、照顧程清的生活。所以當他把程清從「兄弟」的位置放到「戀人」的位置上,我認為他會好好的把程清當成戀人對待,也會一開始就想好一輩子要怎麼走。


  而程清,我不認為他會害怕跟爸媽公開,只是我想他也不會主動去做這件事。一來他會擔心豐河的想法,二來在我心中的程清、他根本不在意爸媽怎麼想。「父母的同意與祝福」對他來說根本不重要,只要豐河跟他好就好。並不是說他不想未來,而是他覺得那些事情根本不是未來的阻礙。



  豐媽與程爸的設定,基本上是從豐媽跟豐河講話的方式及程清對程爸的描述來的。


  豐媽對豐河說話的方式,很隨興、大剌剌的、甚至還有點小不耐煩,聽起來是個開明、任性(也許是被豐河寵的)、充滿行動力的女強人,跟豐河有種亦母亦友的關係,所以雖然一開始會有點驚訝,但調適好心情她會變成豐河最強的後盾。知子莫若母,她會明白豐河敢跟她提就不是只是說說而已。

  (女強人部分是因為豐河身為一個學生看起來非常有錢,他一個學生不太可能是他自己賺的)


  而程爸嘛,我覺得他應該是個古板的人。也許有錢,但似乎是只給予程清金錢上的富足,而少有情感上的交流,對於「同性戀」應該是比較無法接受的類型。(跟豐媽比起來)

  但是因為跟豐媽再婚,一個努力工作學歷至上的人會被拉去環遊世界度蜜月,我覺得他對豐媽的抵抗力很弱。所以開始會不贊同,但在豐媽的緩頰與豐河、程清的表現之下最後他應該會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默認。雖然這過程可能要好幾年XD


  因此,事實上這篇的設定是,程清曾經有暗示過他想跟爸媽說,但當時豐河沒有回應,在程清在外地工作超過一個月以上時,爸媽剛好來到兩人小窩、媽媽察覺到異樣後豐河就坦承了兩人的關係。而這個簡訊的時間點是豐河自己默默處理好後,純通知程清而已這樣。也許有跟程爸做了一些約定和協議吧。

  以上純私設,以後也不知道會不會有機會寫到,但因為我很懶所以大概是沒有(喂)因此就隨意的發表在這邊囉~大家愚人節快樂XDDDD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