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通行人

【清河】從那以後的日常

    【從那以後的日常】

 

  拍拍褲子上的草屑,心情極好的程清故意撇開臉,卻還是能感覺到身旁的人的視線膠著在自己臉上,不能再更愉快。趁著行程的空檔來赴豐河單方面訂下的約,其實比起尷尬啊什麼的,更多的還是太久不見的思念。他不是沒想過,豐河會再次一板一眼的告訴他,他們是兄弟、他答應過媽媽要照顧他,所以回家吧弟弟。他甚至還想,自己也許會被豐河這樣隨便一句兩句就又帶回家裡,而且機率大概還很高。就連離家出走都要趁豐河睡著的時候,面對豐河的大眼睛,他可不覺得自己能撐下去。

 

  但得到現在這個結果倒是他始料未及。人生果然不能放棄希望啊。豐河對自己說出他的決定時的表情雲淡風輕,真誠無比。就像只是在陳述一件事實,一個定理。

 

  怎麼可以有人連說情話都說的這麼不解風情啦。程清失笑,但是心中卻滿溢著更多的喜歡。

 

  哇,「情話」耶。嗯?情話?

 

  「我很想你」「習慣是可以改變的」「一起生活吧」?這算情話?

 

  像突然驚覺什麼似的,程清看向豐河的表情瞬間變正經,收起滿臉的笑容:「所以我們現在這樣是在交往了嗎?」

 

  「唔?嗯……」像是沒料到會這麼直接的被問,豐河一時語塞,發出含糊不清的單音,像是點了頭、又像只是低下了頭。

 

  而那讓程清一陣毛骨悚然。

 

  「真的?你確定?」豐河甚至連表情都停住了,也沒有剛才看著自己眼睛時那種輕鬆的笑意。程清差點要恐慌了起來,卻在看到豐河的臉一下燒紅起來後放下了心。這個人怎麼連害羞都慢半拍啦想嚇死誰。程清低下身子湊到豐河眼前,靠得很近:「欸,我想聽你說出來。」

 

  「呃……」豐河眼神飄忽,想躲,程清的眼神卻讓他無所遁逃。

 

  「哥~」

 

  這種奶音是豐河的死穴,程清清楚的很。果不其然,眼前的豐河閉上了眼睛,深吸了口氣,再張開眼時直直望進程清的眼底:「嗯、在交往啦……」

 

  「……喔~在交往啊~嘿嘿!」

 

  聽到想聽的話語,程清心情大好,拉開距離放過豐河,覺得太陽很高天氣很好他心情愉快到不行。豐河不太說,但如果他說了,那就是百分之一百可以相信。其實程清都不知道自己這種認知是從哪裡來的,他只是微微笑著,享受被安心感與喜悅所充滿的感覺。

 

 

 


 

  走在身旁的大明星完全沒有大明星的氣場,像個討到糖吃的少年般喜孜孜的晃悠,可愛得讓豐河想揉一把他的腦袋。

 

  「啊,對了。」

 

  豐河停下腳步,程清看向他的眼神表露著疑惑。但那薄薄的嘴唇仍舊好看的勾起,不像女孩子般粉嫩卻也是漂亮的顏色、以及總是有點調皮的弧度。

 

  「其實我不會覺得太快。」

 

 

 

 

 

  送豐河回到車上,約好今晚會早點回家之後,坐上褓姆車的程清一頭用力撞上前座的椅背,惹來駕駛助理的大驚小怪。

 

  可惡,自己臉一定超燙。

 

 

 

    【END】


※從那以後的日常就是確信犯與天然撩的你來我往,分不出高下(造謠)


评论(18)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