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通行人

【清河】小氣

※日常


    【小氣】 



  「你那朋友對你這麼好,每天送你來片場啊?」

  「嗯?才不是呢~他欠我錢啊只好以肉身償還啊哈哈哈~」

  換場休息中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程清笑臉迎人打著哈哈,經紀人還在一旁開玩笑地搭腔說道這倒是替公司省了不少事。

 

  「豐河,你怎麼突然跟程清關係這麼好啊?你們上學期不是沒什麼交集嗎?每天看到你們一起讀書,有沒有什麼料可以爆啊?」

  「……也沒有什麼啊。」

  下課時間好奇的視線探看了過來,偶像明星的八卦本來就是大學生最喜歡的話題之一。最被指望的豐河總是抿抿唇不多做解釋,只是給出一個軟軟的釘子。

 

  「之後我們可能會想要做一個明星大爆料的專訪,程清你有沒有演藝圈外關係好的親戚或是好朋友願意上節目被採訪的啊?」

  「拜託!我從出道後就忙得像狗一樣,都快被二一了,哪有空交新朋友啊!他們上大學後早就有新歡不理我了啦~粉絲就是我的親戚、朋友、愛人嘛!」

  程清刻意演出被拋棄大狗般的可憐兮兮,成功換來採訪記者的笑聲、和經紀人懷疑的眼神。軟性拒絕的言下之意依稀可辨,所幸也沒有人真的在意。

 

  「豐河,今天程清會來上課嗎?你覺得我們今天有沒有辦法堵到他啊?你可以幫我們嗎?」

  「呃,我也不知道他會不會來耶……」

  對待女孩子水汪汪大眼的請求總是特別不擅推拒,接收到豐河快要招架不住的求救眼神,夢夢一邊偷笑一邊介入那個跟豐河不熟的程清狂粉與豐河之間,一瞬間有種成為英雄救到美了的錯覺。

 

 

 

    ※

 

 

 

  一天晚上夢夢跑來豐河家蹭飯吃,恰巧碰上提早收工回家的程清。

  趁著豐河收拾碗盤廚餘的時候,程清湊向她:「欸夢夢,有件事想拜託妳一下。」

  蛤?!拜託我?!夢夢險些就要被塞滿嘴的蘋果嗆死。她杏眼圓睜,用全身表現出不可思議。

  「幹嘛這麼驚訝?」程清的聲音壓得很低,見不得人似的。彷彿是查覺到程清的認真勁,夢夢扶好眼鏡正經八百的端坐,準備聽聽到底是什麼事情需要讓程清這樣小心翼翼。

  程清瞥了在流理臺洗餐具的豐河一眼:「雖然還沒定案,但最近雜誌社搞不好會來學校採訪我周邊的老師同學什麼的,我希望妳到時候幫我把豐河支開。」

  「支開?」

  幹嘛支開?夢夢歪頭,在她的腐女腦中,這不正是個宣告主權的好機會嗎?大明星帝王攻想要昭告天下「這是我的人」的最好時機可不就是……

  嗯?昭告天下?大好時機?

  「喔~我懂了,我都~懂~了。」

  程清本想表示懷疑,但他一抬眼就對上夢夢笑得異常奸詐的表情,還沒開口就聽到後方傳來豐河的聲音。

  「你們在聊什麼?懂了什麼?」

  「沒什麼啦!阿河你不用太在意~」連語氣中都充滿了調笑,程清賞了夢夢一個狠瞪,本意是想警告她不要亂說話,卻從夢夢的眼神中感覺到自己被當成張牙舞爪的小花貓。完完全全被鄙視與調戲了。

 

 

  小、氣、鬼。

  就像是擔心他讀不懂唇語一樣,夢夢把嘴型咬得異常清晰。

 

 

 

 

 

 

 

 

  讓我們把時間倒回到數小時前。

 

 

  嘻嘻。「英雄救美」之後,走在回豐河家的路上,夢夢手掩著嘴,無法抑止的心情大好。豐河怎麼可能不知道程清的行蹤。她奸笑著瞥了一眼身旁的豐河,收回目光幾秒後又再瞥一眼。

  「夢夢妳幹嘛啊?」

  「沒幹嘛啊~」

  沒幹嘛為何笑得像隻偷腥的貓?豐河腹誹。而女孩蹦蹦跳跳的走到他之前,回身看向他,針織長外套飄飛起一個弧度。

  「……不想給別人知道齁!」

  女孩直勾勾地望進豐河的眼底。

 

  豐河垂下眼避開那太過坦率的目光,咬咬下唇,再抬起眼的時候夢夢還是笑得一臉開心。而那是帶著真誠、不只有捉弄和戲謔的表情。

  為了程清的隱私、為了程清的演藝事業、為了避免造成程清的困擾,冠冕堂皇的理由俯拾即是。但是看著夢夢的了然眼神,豐河跟著笑了出來。

 

  「嗯,不想。」

  那不是在新生代演藝圈裡呼風喚雨的大明星,那是「他的」程清。

 

 

 

  「……唉唷我要被閃瞎了,阿河今天晚餐我要吃魚補眼睛~」

  「煎魚很麻煩……」

  「我不管我不管,我還要吃蘋果!」

 

  豐河好氣又好笑地戳戳夢夢的額頭,暗暗盤算起晚餐的菜色。不知道程清今天會不會提早到家,還是多做幾道菜好了。

 

 

     【END】




※這是一個講好聽一點是想保護對方、講難聽一點是想獨佔對方的故事。唯一知道雙方事件全貌的腐夢夢表示她又文思泉湧了(?)



评论(10)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