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通行人

我大越界

【越界】【文武】察覺

※一如往常的片段滅文法

※並且取名廢

※然後沒有重點

※但是兄弟好吃

※順序不代表攻受



  王振武很喜歡看王振文的笑。從多年前甫相識時,那個不懂表達而渾身是刺的小孩第一次褪去防備笑得眉眼彎彎的瞬間起,他就知道保護弟弟,讓振文能夠一直那樣笑著就是他的責任。
  於是收拾爛攤子、阻止混亂的發生,爸爸讚許地問他是怎麼把振文吃得死死的,但他知道不是那樣的。
  是他被振文吃得死死的,一點轉圜的餘地都沒有。
  每當振文坦然的挺胸,極其乖巧地對他露出笑容的時候,他總會莫名的手足無措。

  但是振文好久沒有對他笑了。
  注意到這件事的時候王振武還有點不可置信,甚至忍不住細細回想了最近幾週自己與弟弟的互動。振文的笑臉確實好久不見了。
  這樣說也許不太精確。他弟弟還是那個喜怒哀樂都擺在臉上的直率傢伙,跟人玩在一起的時候總是雙眼發亮笑得單純近乎呆,情緒激動時可以看到他泛紅的耳尖與揚起的嘴角。他的弟弟還是笑著,只是他最近看到的振文的笑,都是從第三者的角度。
  而振文面對他的時候,卻總是目光閃躲、支支吾吾,就好像是在顧慮些什麼。
  你在顧慮什麼?你有什麼需要顧慮的?
  一有了念頭,回想這陣子以來兩人的相處畫面,振文對他的躲避行徑就越發清晰。



  沒有察覺的時候一切都順順的過,察覺了之後卻再也沒辦法回到毫不在意的時間點。



  「啊你哥咧?」
  「哪知道,有外找吧。又不是重點!」
  王振文打死也不會說出是自己趁著振武不注意偷溜過來的,於是只能隨意的打著哈哈期望帶過話題,冷不防一個熟悉的嗓音從背後響起。
  「振文。」「喔喔說人人到耶!」「呃!」
  也來得太快。小時候還會質問為何他可以找到自己的王振文如今早已接受了王振武就是有這種詭異雷達的設定,所以他大概也知道被找到是時間的問題。
  只是想不到振武會在自己亂講話時突然出現啊…應該沒被聽到吧?王振文頓時沒了底氣,雙眼轉來轉去就是不看王振武。
  王振武倒是沒什麼特別反應,自顧自地伸手向王振文的腦袋摸去。眼神亂撇的王振文一直到頭上感受到重量才發覺:「幹嘛啦!」
  「……翹起來了。」
  「你、你不會用說的喔!」
  王振武的手維持在被揮開的位置,讓王振文一下內疚了起來--雖然口頭上還是嘴硬著。他故意撥亂自己的頭髮,接收到王振武不同意的目光。
  煩耶。
  王振文又把頭髮撥了撥,擺出一副這樣總可以了吧的頑劣姿態。

  王振文自知不是個頭腦好的人,所以他沒有辦法描述原因,只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發現自己在王振武的身邊總是會莫名的心煩。
  領子沒折好被整理心煩、天冷被遞外套心煩、忘記帶東西被拿來心煩、寫作業時被指出錯誤心煩、覺得餓時被塞餅乾心煩、感覺到有個人在斜後方一步的位置環胸看著自己心煩、出了什麼事這個人會立刻擋到自己面前更是心煩中的心煩。
  長得高了不起喔。他總是看著那個擋住他視線的肩膀這麼想。心煩心煩心煩心煩心煩,一開始覺得心煩就一切都超心煩。


    【沒惹】

评论(41)
热度(157)

© RW通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