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通行人

我大越界

【御三家】Over-saturated

  於是他眨眨眼,閃閃發光的誰竄進了那裡面。



  最喜歡數學了。因為喜歡所以變強、因為變強所以被稱讚、因為被稱讚所以更喜歡了。在大自然的陪伴下他從小都是一個自得其樂的孩子,親戚師長摸摸他的腦袋說鶴崎家的孩子真是個小天才。


  他不覺得自己有驕矜自滿。

  --但反之亦然。


  他喜歡數學、也喜歡喜歡數學的自己。

  人們之所以要學習,是因為知識正是保護自己的武器唷。表情那麼溫柔的媽媽,勾著唇吐出的話語讓他在不自覺中深刻記下。


  他的世界鳥語花香,廣大到能夠自由伸長枝椏。而他一路找尋吉光片羽珍藏,在廣闊無人的平原茁壯,享受逆風的涼爽。

  直到他離開他的故鄉,發現曾經他自以為的「吉光片羽」,都是都市叢林中俯拾皆是的破瓦。


  也許沒有差到破瓦的程度。

  題型歸納、對策總結,只要運用固定的技巧,就可以最快得到相應的解答。多少讓他覺得曾經的自己可笑了起來。

  用自己的方式去拆解、聯想,用不足的技巧去推導出同樣的解答,但說到底,也就只是「技巧不足」而已。


  同樣喜歡數學的人。同樣喜歡數學而又更早接觸更多技巧的人。同樣喜歡數學、更早接觸技巧,對更多問題能更快迎刃而解的人。


  也許是他第一次認清那所謂的「反之亦然」。



  所幸也是在廣闊土地上成長的孩子。被折斷的驕傲就被折斷吧,這樣對於學習反而還更有助益也不一定。


  而就是在這種時候,他接觸到了猜謎的世界。




  社宣的主角果不其然是現任的二年級社長,瞇著眼睛笑得很誠懇,褪去賽場上銳利的表情,薄薄的瀏海輕飄飄的。


  如果說他是被移植到森林中就會不太想再往上長的樹的話,那那個人應該就是一棵正因為長在森林中所以才更想變強的樹了吧。與其說是增加知識,不如說是增加技術。他的所有一切都與自己完全相反,所以才更讓他這麼無法轉開視線。


  但他知道他不是這麼想的。對他來說,自己最多都只是個剛起步的小學弟而已。


  除了社宣和大會會露臉,大家都知道猜謎社社長大多數時候是個吉他社社員。一到場展現的號召力與統籌力是一回事,放多少興趣在這上面又是另外一回事。就像他曾經對數學的狂熱轉為更深沉的喜歡,而失去去向的狂熱,則灌注到了猜謎之上。


  這麼說起來好像也是滿有共通點的?他對自己笑笑。




  被水上邀去參加電視節目初試的時候,他其實是有點躍躍欲試的。那時的水上已經連續得了兩次的頭腦王,在社團裡是數一數二的明星選手,而他充其量不過是個剛接觸猜謎兩年多的新人,經驗什麼的都還壓倒性的不足。

  但水上瞇著眼睛笑的很天真,目光深處卻有點說不清道不明的顏色,埋藏著引人戰慄的銳利。


  伊澤學長有被邀請唷。



  水上眼睛裡的光芒總是被掩蓋在他慵懶的神情之下,但是卻又清晰的表露出他的張狂。他伸手接過報名表,看著水上一臉饜足的模樣。

  他看過水上穿著醫生袍笑容天真爛漫的模樣,但那不是他在他面前一貫的姿態。瞇著眼睛的水上,就好像在看著一手養成的惡犬,帶點飼主特有的囂張。



  鶴崎其實不是太在意。





  「伊澤學長又跑去耍自閉了喔?」

  「嗯,老樣子。」


  三個人的休息室在大部份時間裡都只有兩個人,鶴崎兩手打直伸展,維持過久相同姿勢的身體喀啦喀啦響,水上頭也不抬,手中的原文書又翻過一頁。

  冷氣的聲音有著固定的節奏,啪嚓啪嚓的撕開餅乾袋然後咖哩咖哩的咬,伴隨著書頁掀過的聲音。


  當一杯水中有物質溶解到極限的程度,叫做「飽和溶液」。


  休息室的門打了開來,趴在桌上的鶴崎轉過頭、沉迷文字的水上也把目光抬起,兩人一起看向門外。


  而如果液體蒸發、溫度下降,杯中產生結晶或沉澱--


  「工作人員說要準備了。」

  來人一臉不自然的表情,就像一步都不想踏入休息室一樣。




  伸展手指,東大王座位的排列方式總是自己、伊澤學長、然後水上。挺好的。

  個人戰時他和水上像在對決一般的爭奪著咬殺伊澤學長的機會,而在團體戰的時候他們則在伊澤學長的左右兩邊,彷彿劃出一圈氣場。


  --固定範圍內的物質若達極限後繼續增加,稱為「過飽和」。


    *END*


  寫到一半我膩了所以草草收尾(而且走個難懂的意識流路線)(欸)


  簡單來說這是一個「水上的目標是咬殺伊澤(面對伊澤成為優位)」而「鶴崎的目標是引起伊澤注意(崇拜的學長沒把自己放在眼裡的意氣之爭)」但是「伊澤只會對威脅他的人產生興趣」因此「水上引導鶴崎一起來咬殺伊澤」「鶴崎加入變成水上的夥伴」然後成為東大王同隊之後「伊澤一方面覺得後輩們很強滿好的、一方面又覺得好像會被拆吃入腹所以不想在三人的休息室裡久待」的故事(還是滿複雜的)(毆)


  這邊說的咬殺可以說是猜謎部份,也可以想成是其它部份(欸)

  我就覺得伊澤基本上都是想成為王者、想打敗所有人,但水上就是個想吃掉所有人(毆)而鶴崎嘛我覺得他殺氣沒有水上那麼重、也不會預設自己能成為王者,所以感覺就比較微妙一點www 該怎麼說,稚氣的求勝欲吧www

  然後這篇文章的主體其實是鶴崎對伊澤一見鍾情唷因為閃閃發亮的王者竄進他的眼底嘛(毆)

评论(7)
热度(2)

© RW通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