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通行人

我大越界

【御三家】Collision test

  進了大學,他本來沒打算要進猜謎社的。

  一種淡淡的「啊,差不多了吧」的感覺。


  盡量想要接觸更多、更多不同事物的,所以才覺得可以稍微從猜謎這個圈子走出去。仰望著學長強大背影的高一、與夥伴共同作戰與學長們比肩的高二,如何利用自己一直以來吸收的知識,如何調整對策克服不擅長的題型,他已經完整的體會成長茁壯的過程,既然已經開枝散葉大概也就不用太多執著了吧,畢竟在灌注在「猜謎」上的養分,也無法在其他地方通用下去。

  年少的他是這樣認為的。


  正式成為大學生之後的他,本來只想在猜謎社佔個位當幽靈社員而已。

  --但接下來的發展你們都知道了。



  上了大學之後換了隊友南征北討,個人戰上遇到還是殺氣騰騰的上了,倒是比高中時代多了點不同的樂趣。

  比方說,看著新生的根苗開出枝椏。




  「呀~水上君果然很強啊!」


  身為猜謎界稍微有點名氣的選手,會結束後立刻被搭話也是很常有的事。直到剛才都還一臉嚴肅的對手靠了過來,笑笑的表情近乎天真。

  明明上了大學才開始接觸猜謎,卻以驚人的速度竄出的那傢伙嘻嘻笑得很靦腆,水上看著那雙被擋在鏡片後的眼睛卻有點不以為然。

  --你明明就超不甘心。


  「…其實你可以不用加敬稱叫我。」


  「猜謎的前輩」什麼的稱號沒有那麼重要,「落後的三年」也不代表彼此的距離無法減少。

  在甚少競爭的悠閒環境中成長,因為環境的變化而不熟練的燃起了鬥爭心的他。以及身處競爭激烈的一級戰區中,卻有如颱風眼般波瀾不驚的自己。

  不知不覺成了頻繁一起玩社團的小夥伴,說是「玩社團」好像又有點奇怪。

  一點一點褪去生澀的他,當年的自己也是這樣茁壯的嗎?社團招募會時看到的那個帶點土氣,戳著搶答按鈕雙眼放光的少年臉龐,加入社團後多少時日過去,查覺到時他已經站在自己身邊,展現出與自己極為相似的模樣。

  思考時往上看的下顎弧度、不自覺摸著下巴的小動作,明明是徹底的相異,但有多少他在比賽時的舉動是與自己重疊的呢?

  被問到對手的時候他不會想到他,但是在那總是爽朗飄然的外表之下,他隱隱可以感覺到一種期待被看到的渴望。



  羽球社的練習穿插,在猜謎社活動中又拿下幾個獎項。每年一次的頭腦王火花四射,讓他無可抑止的期待了起來。

  帶點自傲的,期待那株因為起步晚而潛意識覺得「不該」感到不甘心的幼苗,有朝一日強大到敢於對他投以殺意刀刃相向。


  特番中勝負已分的時候他低下頭,忍不住微微笑了。

  碰撞出的火花散落一地粉塵,文學少年冰冷柔軟的油墨味與數字癡溫暖無機質的機械音交融分解碎裂混在一起什麼都看不清。

  高中的學長露出讚嘆的表情,大學的同期滿臉靦腆與憧憬。

  一路注目著成長的那傢伙終於成為敢於與他們對壘的「對手」,鎂光燈底下他自知笑得囂張,像是要代替天真的喜悅著的對方一樣。



评论(4)
热度(3)

© RW通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