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通行人

我大越界

【HSJ】相對【練手】

    


  遇見他是在夜晚的海邊。

  冰冷的海風、拍擊的浪花、水面波光閃耀。
  喜歡看海聽起來好像很文藝的樣子,其實他只是什麼都沒在想,講白點就是在發呆。

  大海總是很平靜的樣子。海浪拍起又退去,但自他公認海男的他當然清楚,平靜表面之下的海流多半無比洶湧。

  「嗚哇。」
  與大海格格不入的金屬碰撞聲,海風中混雜的金屬氣味。
  無意識的步伐有了目標,他朝著發出聲音的方向走去,忍不住小小慘叫了聲。

  幾乎埋在沙中的大半身體,夜色中還是可以看到趴在地上的男人身邊沙子顏色比其他地方要更暗一點,隱約帶點黑褐色。
  呃,好像有點難辦。
  他東摸西摸撈出手機,打算先叫個救護車來再說--

  「唔啊啊!」

  瞬間被埋在沙裡的變成自己。
  他眨眨眼完全無法跟上目前的狀況。

  一直到剛才都沒有任何清醒著的跡象的男人現在完全沒有任何虛弱跡象的壓在他身上。
  金屬的冰涼則卡在他的太陽穴上。

  「呃,」男人長長的瀏海幾乎蓋住他整張臉,髮間可見的眼神異常渙散。

  「…不要碰手機。」「啊?」

  男人的聲音乾啞低沉,無法清楚辨別的他在意識到之前就發出了一個呆蠢的單音。搖搖晃晃地瞇起眼睛,男人將手中的金屬物對準他在被壓倒時無意中甩出去的手機。

    【Rapid Fire x 高木雄也】

  「我回來囉…哇啊!」
  習慣性地對空無一人的家裡打招呼,然後因為其實不是空無一人而被嚇到的屋主:高木雄也。
  一片漆黑之中一閃一閃機械的光,照著男人的眼睛散發一種驚悚的氣氛。高木打開燈,像要驅散房內的陰沉空氣般兩手揮呀揮。
  「你別嚇人好嗎?機關槍收起來啦!」

  自從把男人撿回來之後也過去了好幾個禮拜,高木自認已經習慣家裡多一個人了。
  畢竟事實上也不真的像是多一個人。

  Rapid Fire基本上不太說話。總是像未被馴服的野貓一樣蹲在角落雙眼閃著光,緊盯著他的一舉一動就像是在算計什麼似的。配上Rapid Fire一身的金屬感,倒也像是家中多了一台大型機器一樣。

  …感覺把他放生好像比較實在一點。

  但高木也有無法放生Rapid Fire的理由--剛好也就是Rapid Fire每天在那警戒、警戒的對象卻不是高木的理由。

  他靠近Rapid Fire,一手把自己的瀏海撈起來,直直對上面前和自己如出一轍的那雙眼睛。

  「有看到嗎?」

  理論上來說遇到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說明自己快死了,應該要有多遠跑多遠,他高木雄也就算在團中最近略有天然傻角色的趨勢,但也沒有笨到沒事自找死路。那天被Rapid Fire秒速壓倒後,生死危機之中他腦中閃現一幕幕有如電影場景的片段,而從Rapid Fire的眼中他知道他也看到了相似的片段。

  只是他們看到的是相反的。於是對Rapid Fire來說那是一段段陌生的場景,對他來說卻多少可以猜到是什麼狀況。

  機關槍掃射的彈孔有如藝術、爆炸的光影有種熟悉的感覺--「Rapid Fire」,他熟得很。

  只是他不懂為什麼Rapid Fire會出現在這裡。
  「這個世界」。

  此處應有千字篇幅描述他高木雄也從一團迷霧到稍微搞清楚狀況之間的情緒轉換。

  但我們不需要理會這樣那樣的重要事項,總之從高木腦內閃過的片段可以得知Rapid Fire視角的故事是他在一個暗殺科學怪人的任務中遭伏,從爆炸中醒來之後就發現有個男人居高臨下的看著自己,反射動作就把對方壓倒在地詳見前述。

  而他,熱愛大海的傲嬌青年,在發現對方穿著自己熟悉的服裝長著自己熟悉的臉的當下二話不說的就開車把人帶回了家,還附擦藥包紮的。

  嗯?你說他純粹是因為慌張不知道該怎麼做所以總之就先把人帶回家再說的莽撞行為?不予置評呵呵。

  總而言之,他很熟Rapid Fire。因為他就是他。喜歡吃柴魚飯糰、不相信任何人、能用子彈作畫美學素養比自己高上一千個檔次的暗殺者Rapid Fire。

  雖然Rapid Fire不熟他。

  好在不熟歸不熟,Rapid Fire不愧身為可以被選拔出來暗殺殺老師的年輕有為殺手,搞清楚狀況的能力也是一等一的。說實話高木並不知道Rapid Fire的情報源是哪裡,他只知道不消幾日Rapid Fire就褪去的冷冽的警戒,開始把自己列入自己人的範圍以內。

  「Commander⋯?」「啊,那個是山田。」

  另外一個讓Rapid Fire迅速接受他的原因就是這個,從在海邊的第一次接觸開始,只要他們兩個專注地四目相對,就會有共通的情報閃現在他們之間。

  「我說,就算你團員也有被拋到這個世界、萬幸跟你一樣有被我團員撿到好了,他們也不可能會隨便跟出來我們的工作現場吧?」

    【Rapid Fire x 高木雄也】

  高木雄也這個人其實還滿蠢的。Rapid Fire一手按著機關槍,一邊漫不經心地想著。

  擅自破解密碼的電腦發出歡樂的聲音。這世界的「他」是個傻蛋,不管是在節目上被拿來當笑梗時的虛弱遠吠還是實際上把自己收留在家裡的無腦行為都一樣蠢。

  更不要說他還知道自己是從小在血腥中滾爬長大的暗殺者。不怕死也要有個限度。

  曾經聽Doctor和Geek說,這次目標人物的研究主要是有關次元切割與平行空間傳送,為此他們還特地提前盜取了研究內容研發了定位器。所以某種意義上他並沒有太大驚訝--關於被爆炸捲入時空扭曲的這件事。

  手腕上的定位器一閃一閃,顯示著不合邏輯的數字。在大部分狀況下他不相信任何人,但是自從被殺老師改造後與團員們日夜相處,至少在工作上他對團員還是信得過去的。

  點擊切換畫面,穿著戰鬥制服的「自己」面無表情的隨著音樂踩著節奏。無比熟悉的銀藍裝束,是在被殺老師改造後的專屬服裝,只有在與殺老師相關的高級任務上才會裝備的。

  這個世界的Sensations是個非常愉快的團體。被殺老師改造之後成為推廣電影的唱跳團體什麼的,非常青春洋溢。

  但在他的世界的Sensations可不是這樣的。被改造的部份還是一樣,但他們充其量也不過只是多了不能攻擊殺老師學生們以及特殊狀況必須保護他們的「設定」,其他馬照跑舞照跳,他們依舊是單子照接傭金照收的殺手集團,沒什麼改變。

  『我們其實可以把他開發的那台機器留下來,感覺滿有趣的啊?平行次元不知道我們會不會還是暗殺者呢。』
  Doctor的嗓音清脆,語氣像在開玩笑卻又意外的認真。
  『搞不好根本就不會認識也不一定。』

  嗯,認識了呢。雖然完全是與暗殺者相反的職業。
  誰也想不到只能在黑暗中避人耳目的生存著的Sensations,在另一個世界竟會是曝光在所有人眼中的偶像歌手吧。

  電腦螢幕一閃一閃,長著熟悉臉蛋的人們露出陌生的表情。

    【Rapid Fire x 高木雄也】

  事情的結束來得很快。

  「Falcon Jr.。」Rapid Fire眼睛從斷片的交換中睜開眼,口吻篤定。高木歪頭:「那是有岡君吧?今天剛好有電台的收錄。」

  「是Falcon Jr.啊。」

  Rapid Fire別開眼,伸手開始擅自翻起了高木的後背包。

  「欸你不要亂碰…」「喏。」

  一下一下閃著紅光的小型機器,Rapid Fire將之攤在手上,偷偷翻了個白眼。

  「竊聽器。」


    【???】


  一樣是抓個性用的練個筆。

  挺喜歡跳跳與敵團的自攻自受設定耶嘿(雖然這篇沒有)

  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繼續,也不知道會出來多少人。





评论(1)
热度(2)

© RW通行人 | Powered by LOFTER